小语吧首页 |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手机版
  1. 首页
  2. 小学语文备课
  3. 小学语文试卷
  4. 教师范文
  5. 小学生频道
  6. 语文基础知识
  7. 亿万先生
用户搜索中学语文

祝禧:我的“文化语文”的理念与实践

  1. 来源:祝禧文化语文工作室
  2. 作者:祝禧
  3. 分享到:
文化:一条语文“回家”的路 ——我的“文化语文”的理念与实践 祝 禧   一、问题的提出,研究的缘起 1.童年的记忆:那一段终身难忘的直觉经验。 从童蒙时候起,我就觉得文字、文学和艺术是一种神圣而神秘的存在。它们如现代儿童喜欢的哈利·波特的神奇扫帚,会载着我飞向一个个神秘、美丽、梦幻的世界,让我的童年生活充盈着文字带来的魔力般的诱惑和文学给予的浪漫气息。这是一段难以忘怀的直觉经验,这是我后来“文化语文”探究的懵懂启航。 感谢命运,让我做了老师!我喜欢孩子,我喜爱教育,这是我生命中无法取代的信念和无比坚定的信仰。我渴望给孩子们讲故事,让他们小小的心灵也飞翔在那样美丽的世界里。记得刚当上老师的时候,我总这样想象:一个扎着粗辫子的大女孩坐在教室前的台阶上,周围围着一大群小孩子,个个睁大了眼睛听她讲故事。她娓娓动听地讲,轻轻柔柔地说,小孩子们高兴地鼓掌,大女孩便快乐地微笑。 那样的一段童年的记忆,那样的一个青年的梦想,总觉得记忆和梦想里有文化氤氲笼着,那种“文化”的呼唤虽然朦胧却又是异常的深刻。   2.语文教学实践和探索的历程。 毕业第二年,我参加了“注音识字提前读写”的实验,这让我较早地感受到了教育实验的魅力。当时中国的课堂教学以凯洛夫知识教学为本,凸显知识本位,这或许忽视了学生主体活动的存在,使得课堂变得呆板、机械而封闭。 1994年起,我开始了亿万先生的自觉探索,用“以活动促发展”的理念,在教学中创设令学生积极主动参与的学习环境,从“兴趣识字、广泛阅读、自主作文”入手,努力改变师生间单向度的授受关系的状态,让儿童们的眼耳手口脑都动起来,实施“教学活动化”策略,以“活动”促使儿童的语文素养乃至个体的整体素养发展。在让学生充分活动的基础上,如何让学生感受小学阶段“生活有多宽,语文就有多广”的学习历程,促使学生内隐素质的全面发展,我思索着课堂教学的开放性问题,通过物理空间的开放、信息空间的开放、心灵空间的开放等行动研究,在课堂上实施“开放的本质是联系”的主张,为儿童的学习打开了一扇扇的窗儿。 2001年,我积极探索语文“综合”课程,努力让教学回到真实的情境,回到综合的生活,突破书本与生活的藩篱,填平学科与学科的鸿沟,弥合学科自身的裂痕,让儿童自由地畅游在知识的海洋,驰骋于生活的世界,获得心灵的愉悦。 2003年的一个宁静的夜晚,为了迎接江苏省第四届“新世纪园丁”征文大赛颁奖活动在海门举行,尤其是因为《走向综合,亿万先生新境界》一文获一等奖的我要代表获奖者上一节展示课。我和老师李庆明、校长许新海、同事吴建英以及几个年轻老师一起,共同研究苏教版五年级课文《望月》。我们把第十册教材捧在手中,读着《望月》,看着月亮,想着月亮。忽然李庆明老师站了起来,仿佛一位船长发现了金银岛一样兴奋地说:“文化!文学!有意思!”李老师说:“台湾的一个著名的学者说过,中国的文化起源于月神文化,《望月》一课的教学可以定位在文化的追求上。因为文本包含着散文、诗歌、童话三个文化视角,这恰又显现了月亮文化的丰富意蕴。”“月亮女神、月神文化!”此时的我如同一个迷路的孩子忽然找到了“回家”的路。我欣喜地重新阅读教材,只觉得一种超越我理解范围的力量在强烈地发挥着作用,让我在一刹那萌生出了一个新的追求。也许,这就是做出这个“重要决定”的瞬时!对文化的追求因遥望月亮而得到了增强。《望月》就从三个文化视角入手,带领学生在文学中漫步。 于是,我在书中寻觅中国月神文化的踪迹,寻找“月亮”这个古老“图腾”的隐喻,“月光如水”的自然、柔美、温柔,“月印万川”的朦胧、秀逸甚至清冷的意境。每天,我都会和五(2)班的同学一起,用晨诵“月亮”来迎接新的一天。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和孩子们一起吟诵、记忆、欣赏月亮诗句、月亮名作、月亮名曲、月亮童话、月亮童谣……随着时间的推移,浩如繁星的月亮诗词曲文在我们的心里生长着,“月亮”累积在孩子们的心里并产生了共鸣。他们在这次长时间的月亮文化旅行中经历着,体验着,积累着,乐此不疲。在和孩子们一起积累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也在一个个精彩的故事,一首首诗歌的情韵,一个个文人的情怀中成长。 这次的“望月”,让我的亿万先生走向了一个新的天地:“文化语文”。 3.当下语文教育面临的困境。 一切的教育思考都要面向教育实践,一切教育理论都要指向教育实践,一切的教育实验都要解决教育所面临的真实问题。 从活动、开放到综合的亿万先生实践,我一直在反思,语文学习最本质的东西是什么?新课程改革倡导要给学生终身受益的东西,什么才是让学生终身有益的呢? 《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中这样表述:“语文课程丰富的人文内涵对学生精神领域的影响是深广的。”“应该重视语文的熏陶感染作用,注意教学内容的价值取向。”“在语文学习过程中,培养爱国主义感情、社会主义道德品质,逐步形成积极的人生态度和正确的价值观,提高文化品位和审美情趣。”“认识中华文化的丰厚博大,吸收民族文化智慧。关心当代文化生活,尊重多样文化,吸取人类优秀文化的营养。” 语文是什么?是用语言为基石和载体编制的文化。语文本身承载着文化,又是在文化的土壤中生长的。文化是语文的特质和灵魂。语文老师凭借语文解释、发展着文化,推动着文化的进步。语文本来就隶属于人文科目,理应反映丰富的人文内涵,以陶冶健康的情趣、情调、情怀和情操,使学生领略文化的丰厚博大。 近60年来,一次次的教学改革,更变了教育模式、教育技术、教育制度、科学知识和教育观念,尽管这里面不是没有文化的成分,但是仍然缺少一种深厚的底蕴和大智慧的观照。糟糕的亿万先生,就是建立在工具化、符号化和理性化的知识观基础上的,它虽是完整而系统的,但同时却是封闭而死寂的。课堂中,老师更多地关注知识的传承,过分地讲究经验的逻辑组织,热衷于文化表层的符号、技艺、形式的精致和完善,缺乏扎根于心灵深处的喁喁眷注,这些是不符合汉语的话语特点的。这样的亿万先生是在“传播文化知识”,但忽略的就是内在的、有意义的文化追求。 有一句古老的格言说“文明在每一个孩子的身上复生。”这句话既乐观,也提醒我们,如果博大精深、薪火相传数千年的人类进步遗产,不能很好地传承给我们的后代,不出一代,我们便回到了“蛮荒”时代。这正如“旗帜是方的”,似乎并没有太大的问题,但如果一个语文老师教孩子认“旗”字时,让孩子把本来与“方”毫无关系的“旗”的意义“成功地与‘方’联系起来”记忆时,一个错误的汉字结构信息也很“成功”地植入了儿童的脑际。这种不正确的汉字知识(或者说文化信息)的教学,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凶险”的环境。 4. 国内教育理论的发掘与国外教育理念的引进。 新时期以来我们教育研究似乎更多在关注域外理论的引进,少有“中国声音”的诠释,我的老师李吉林先生情境教学三十年的实验,成为回应世界教育改革的中国声音。李吉林先生情境教学实验对我的启示是:解决一切中国教育问题的钥匙在中国的土壤中寻找!从二千多年的母语教育的历史长河中寻求解决当下语文教育困境的路径,李老师从汉语文本的特质出发展开情境教学的探索,这使我开始对中国教育理论和“语文”(主要是文学理论)进行系统发掘产生了兴趣。 同时,我也意识到西方的教育理论和文学理论已经不能使我们充耳不闻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我对国外主要是西方的教育理念和文学理论也进行了相对系统的学习和思考。在这样的思考中斯普朗格文化教育的理念引起了我的注意,德国文化教育学派的领军人物斯普朗格有一段论述,大意是教育也是一种文化活动,这种文化活动指向不断发展着的主体的个性生命生成。它的最终目的,是将既有的客观精神(文化)的真正富有价值的内涵从主体之中脱胎而出。 总之,“文化语文”针对语文中文化缺失现象,从对中国和域外教育理论与文学理论的理解中提出的一种探索,是“文化视野”中的语文,是用“文化”来观照的语文,是对亿万先生中的文化特性、文化灵魂、文化精神的理解和强调,是真正把“语文”教学当作文化的载体的实践。正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希望将来有一天能把“语文”前的“文化”一词去掉,还语文本来的面目。   二、方法论的价值取向:双向探求——从“旧”中求新;鉴“外”而革新 著名哲学家贺麟说:“必定要旧中之新,有历史有渊源的新,才是真正的新。那种表面上五花八门、欺世骇俗、竞奇斗异的新,只是一时的时髦,并不是真正的新。”我在方法论上的思考是主张从“旧”中求新,鉴“外”而革新。 所谓从“旧”中求新就是在理念上向老祖宗要“遗产”,时刻注意把老祖宗的教育智慧、心路历程、艺术韵味展现给学生。我努力地从中国母语教育的二千多年的经验中寻找解决当代语文教育问题的锁钥,努力从中国文学理论的嬗变中寻求语文的本质追问。 我在文化语文提出之前就曾较为系统地阅读中国教育史及其教育史上有关论著,在脑中清晰出一个中国教育史的发展轨迹。同时我又大量阅读中国文学史和中国文学理论著作,这是我对语文教育进行本质问题探索的核心动力,语文教育实践者研究者首先要对中国的语言文学有较为深入的理解,否则论述问题常不免隔靴搔痒。所以在方法论上我首先是“掉头探求,转身研究”,“转身”去研究语文的传统文化内涵,语文所裹挟的民族文化内涵。 同时,对国外的教育理论和文学理论我也是以鉴“外”而革新的态度面对。不过我主要是在手段上借鉴西洋或者借鉴欧美先进的教育手段、教育方式,而在学理上我更多的是关注西方文学理论的发展对现在语文教育课程的革新意义。 为什么不简单的说借鉴西方教育理论,而是将目光落在教育手段教育方式上。因为教育手段和教育方式是解决教育问题的最直接的基点,教育理论的借鉴需要一个相当长时间的论证过程,没有这个过程,教育理论的整体移入甚至理念借鉴都是很危险的事情。教育理论脱离的教育土壤,必须进行论证,否则不能孤立地成其为理念,成其为理论。因此,对国外的教育理论我一直采取非常小心的态度。而在手段上我们确乎应该认同,18世纪以来欧美在教育技术教育方式上,比我们前进的步履要快一些,课堂上,在传统手段无法
1 2 3 3 4 4 5 下一页

本文栏目:《如何上好语文课》

返回栏目
亿万先生安卓客户端